天津滨海新区赵治国律师为您提供法律服务!咨询热线:13802001907
· 律师看法

林彪私下说毛泽东坏话,蒋介石后悔了

1942年,林彪作为中共特使、毛泽东的私人代表,曾去重庆会见蒋介石。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国共两党的关系有所和缓。1942年7月7日,中共中央在《为纪念抗战五周年宣言》中明确表示:“我们愿尽自己的能力来与国民党当局商讨解决过去国共两党间的争论不足,来与国民党及各抗日党派商讨争取抗战最后胜利及建设战后新中国的一切有关不足。”

 

7月21日和8月14日,蒋介石两次约见周恩来,表示他一周后去西安,想邀请毛泽东前来会面。

 

毛泽东原准备亲去见蒋,但周恩来认为:“见蒋时机并未成熟”。经多次研究,8月2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决定,派林彪为代表前去见蒋。9月初,接到国民党方面的正式通知:林彪可于近日去西安。

 

9月14日,林彪作为中共特使和毛泽东的私人代表,在国民党联络参谋周励武的陪同下,由延安动身去西安,17日到达西安,这时蒋介石已因故已返回重庆。林彪在西安停留20多天,与李宗仁、胡宗南、范汉杰、谷正鼎等人进行了洽谈,并与国民党的谈判代表张治中见了面。9月29日,林彪由西安动身,10月7日,来到了重庆。

 

10月13日,在周恩来陪同下,会见了蒋介石。见面后,林彪口称“校长”,态度极为恭敬。蒋问他:“毛润之先生有何意见转告?”他说:“毛先生本拟亲自赴渝拜见委座,无奈因患感冒,未能成行。故委托我前来代为致敬,并表示身子好清后,仍愿前来与蒋先生会晤。”

 

他又说:毛先生的意见,希望国共两党今后实行三个“彼此”,即“彼此接近,彼此相同,彼此打成一片”。他说:“此三句口号已成为中共普遍成熟之思想,见之于中共‘七七宣言’,且已成为政治上全党所一致遵从之行动,谁也动摇。因此,就中共言,现在决不采取违反此种思想之畸形政策,即到将来亦必如此。现在要拥护委座,即到将来,亦必拥护。”蒋闻言大悦,不住点头称是。

 

林彪继续说:“过去外面传说国共分歧之所在,不外主义与党的不足,但此二者皆可趋于一致。即如共产主义与三民主义,实具有共同之理想,所谓‘天下为公,世界大同’,即此两主义根本一致之观点,只要彼此不采取主观主义和教条主义,而能认识救国之需要,以共趋于救国之鹄的,则客观需要如何设施,即如何设施,自然归于一致。”

 

林彪还表示:“我党名称虽为共产党,实际即为救国之党,过去所制定之所谓十大纲领、三大纲领,语其要旨,不外求民族之独立,民权之平等与民生之自由。至于将来社会条件如何成熟,是否需要社会革命,此完全为将来未定之不足,也许今生我辈无法亲见。所以,如能做到三个‘彼此’,则将来国共两党也许可以合二为一。”

 

蒋介石听得津津有味。接着,林彪对一部分人希望挑起内战,提出了批评,蒋介石立刻不自然起来,频频看表,不愿再听下去,这次会见终于不欢而散。

 

10月16日,张治中与林彪、周恩来开始举行会谈,林彪提出了谈判的具体要求:“三停三发两编”,即停止全国军事进攻;停止全国政治压迫;停止对《新华日报》的压迫。发饷、发弹、发药。十八集团军编为三个军九个师,编新四军为十八集团军的军。张治中则表示:如果真想缓和空气,最好多谈一般原则,不涉及具体不足为好。又说:如果真想解决不足,中共必须转变态度,片面要求国民党方面让步。后经多次会谈,仍无结果。

 

12月16日,蒋介石第二次接见林彪和周恩来,他表示:统一团结不足,国民党是有诚意的,只要他活一天,就绝不会让中共吃亏。他相信中共是爱国的、有思想的,是国家的人材,而国家是爱护人材的。但他不谈具体不足。当林彪提到新四军不足时,他断然加以制止,说:“你们既然拥护政府和委员长,而又提新四军,在报纸上、在文章中,皆是新四军,承认新四军等于不承认政府,今后且勿再提新四军。”这次会面仍无结果。

 

12月24日,周恩来和林彪向张治中提出四项条件:

 

党的不足:在抗战建国纲领下,取得合法地位,并实行三民主义,中央亦可在中共地区办报。

 

军队不足:希望编四个军十二个师,并按中央军队待遇。

 

陕北边区:照原地区改为行政区,其他地区另行改组,实行中央法令。

 

作战区域:原则上接受中央开往黄河以北之规定,但现在只能做准备布置,战事完毕保证立即实施,如战时情况可能,(如总反攻时)亦可商议移动。

 

同时表示,如果国民党方面认为这些条件可谈,即请委员长指示林师长留此继续谈,如认为相差太远,则请委员长指示他的具体方针,交林师长带回延安商量。

 

直到1943年1月9日,张治中才向周、林表示:中共所提条件与中央希望相距甚远。实际上采取“拖”的办法,此1943年5月,共产国际宣告解散,国民党估计中共将陷于困难,更无意进行谈判。6月4日,张治中正式通知周恩来、谈判需要“搁一搁”。6月7日,林彪和周恩来第三次会见蒋介石,提出他们二人想回延安,蒋介石表示同意。6月23日,二人动身返回延安。

 

这次林彪的重庆之行,就谈判的内容来说,没有取得什么成效,但对改善国共两党关系,争取团结重庆各界人士,还是起了一定作用的。

 

特别值得提出的是,林彪在重庆期间,蒋介石认为他是难得的军事人才,又是黄埔军校的学生,曾指示特务头子戴笠,以黄埔同学会的名义,招待并影响林彪,争取把他拉到国民党阵营中来。戴笠和唐纵、康泽、滕杰、贺衷寒等人几次在漱庐集会,研究拉拢林彪的办法,商量来商量去,认为像林彪这样的人物,是很难拉拢过来的,只有请他吃几次饭,看情况再说。

 

据唐纵10月17日的日记中说:“林彪,黄埔第四期毕业,现任一一五师师长,前年负伤赴莫斯科医病,今年始回国,据林在苏系学习机械化,观其面部一脸阴气,深沉阴险而干练,言谈审慎。

 

此后,林彪与蒋介石再没有见过面,直到文化大革命时,林彪成为“永远健康”的副统帅,成为毛泽东的法定接班人,蒋介石凭借他多年的政治斗争经验,曾向陶希圣等人断言:我绝不相信林彪会和毛泽东合作到底,据说在重庆时,林彪背后曾向郑介民表示过对毛泽东的不满,称毛“疑心太重”,郑介民向蒋介石作过汇报。因此,蒋介石才作出以上的判断。

 

1971年,发生了“九一三”事件,林彪乘飞机外逃,摔死在温都尔汗。蒋介石再次向陶希圣等人表示:“可惜当初没有建立林彪这条内线”。